首頁 -- > 人物

回望一年,我變成了另一個我

發布時間:2018-06-18 14:41  來源:中青在線 作者:許雅茹

??? 遼寧校媒? 遼寧科技大學? 許雅茹/文

??? 談到去年的這個月,談到高考,很多2017屆的畢業生仍十分感慨。這短短的一個六月,結束了埋頭苦讀的十二年,開啟了人生的另一個旅途。這一年,他們從家鄉走到他鄉,從依賴走向獨立,從幼稚走向成熟。

????成長,曾經是一個局限在身高體重、上進心、甚至是學習成績的名詞。上大學前,他們的成長與否是由家長來定義的,也許是多學習了半個小時,家長便欣慰地說:“孩子長大了”,可是他們自己對家長口中的成長感受甚微。直到走進大學,他們在獨處中發現,成長是一個認識自我、推翻自我、重塑自我的過程。

????從遼寧飛到成都上大學的劉萱萱,這一年讓她對未來有了更理智的思考。她是高中班里離家最遠的人,一年只能回兩次家的她,對家的情感變得依戀而復雜。“一開始我對被錄取到成都還是無感的,離家遠一點也還好,再說成都比家里繁華,這里大學生活也能更豐富一點。”剛到成都的她對這個城市充滿著期待,可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耳邊充斥著多是聽不懂的方言、吃到的是不熟悉的口味,獨立成長的過程中或多或少帶著異鄉人的無奈。

????“其實真的是實踐出真知,在家的時候我常常想,以后一定要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現在自己真的出來了,才知道離家遠的難處。想家就不用說了,更多的是擔心家里的人生活身體上怎么樣。我知道,這有點杞人憂天。但有時候克制不住自己,想一想就莫名的害怕,一旦家里出了什么事,我回去也晚了。”她陷入了沉默,眼圈紅紅的。“高中時我想改變環境對我的束縛,來到成都后我才意識到自己的渺小。我常常問自己,我得多努力才能把父母接過來?可我知道即使我有能力,父母也不一定會和我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可如果我在這,他們在那,他們的老年生活誰來照顧呢?后來我想通了,生活中必須要做選擇,而我想選擇父母。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我想回到來處時,還有路可回。我怕走得太遠,歸途那邊剩不下一盞迎我回家的燈。”

????和劉萱萱形成對比的是文靜內向的林琳,高中時她有一些自我封閉,和班里不太熟的同學幾乎一周都說不上幾句話。上大學之后,她嘗試著打開心扉,主動地和身邊的同學、社團中的伙伴們交流。說到大學帶給她最好的禮物,她毫不猶豫地回答:自信!

????林琳曾經就讀的的高中是當地最好的,課業壓力繁多,競爭壓力也很大。成績并不突出也沒有特長的她在高中很難受到重視,有時候自卑的情緒總是困擾著她。進入大學,為了進入喜歡的社團,她參加了大大小小的面試競選,都收到了令她滿意的結果,在這些“小幸運”中,她的自信有了很大的提高。和很多懷念高中的人不同,林琳很喜歡現在的生活,說到大學,她平靜的表情里露出一絲欣喜:“高中幾乎都是整天面對著成堆的試卷和接連的考試,有時候抬起頭看見大家奮筆疾書的樣子,很有壓力。課余活動在高三階段幾乎想都不敢想,那段時間我常常覺得幾乎要窒息了。但現在不同了,自己可以支配的時間充裕了很多,除了學校和學院會組織很多聯誼,自己也會跟著社團去參加自己感興趣的活動,這種自由支配時間的感覺真的很棒。”

????談到上大學以后的變化,她說變化最多的是心態,很多以前覺得不可能接受或者不知道如何面對的事情,現在也會去學著理解和解決;一個人在外,少了家長對自己無微不至的安排,她在做事情之前會更細致的考慮;以前覺得幼稚的事情,現在發現偶爾做一次感覺幸福感爆棚。

????無論是從渴望自由變得適應安穩的劉萱萱,還是從內向謹慎變得活潑開朗的林琳,他們的變化都代表著某些大一學生。高中時他們的自我認識依賴于他人的夸獎和批評,對未來的規劃則更傾向于“榜樣”的力量。這些依靠于別人而建立起的自我,大多與真正的自我有著偏差。所以在大學生活中,他們會發現自己“變了”,但這種變化多是一種良好的“自我重塑”。因為他們開始冷靜地對自己能力以及家庭做出判斷,根據判斷去重新認識自己,規劃未來。

????但值得強調的是,文中談到的成長,不是對生活的妥協,更不是聽天由命。而是糾正曾經幼稚的想法,找到自己理想與現實生活的平衡點。就像劉萱萱,她雖然說要回到家鄉,但最心儀的還是省內較發達的城市,她仍然保留著對事業的野心,只是換了一個更適合的地方堅守理想。林琳在收獲自信和開朗的同時,也保留著安靜沉穩的性格,她不為合群而委屈自我,她只想表達出真誠的想法獲得理解和尊重。當曾經的固執變得柔和,改變世界的口號變成了與世界和解,我們不是在變得平庸,而是用更實際的方法去抵抗平庸。

????這一年,在離家的無數個夜里,有一群人孤獨地與自己作著斗爭。他們殺死烏托邦中的自己,留下理想中最理智的部分,重塑一個更完美的自我。

來源:中青在線

【編輯:朱江】
女高潮到抽搐动态图,学生免费一卡二卡三卡9,连续高潮爽到抽搐在线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