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頭條

一品十年:回憶校園獨立媒體的十年之路

發布時間:2017-09-24 16:39  來源:江西財經大學 作者:一品社

“一下子都到第十屆了,歡迎歡迎。”

在江西財經大學第十屆一品社員加入一品社沙灘俱樂部后,第八屆一品社主編張均斌表示歡迎并且發出如是感慨。

在全國獨立校媒中,十年,并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字。在主創畢業退場、資金鏈斷裂、校園輿論審查制度嚴格、精神內核缺失等多種原因下,一個又一個獨立校媒退出舞臺,逐漸黯淡為校園之中某個遙遠的傳說。

一品社,這個擁英雄和浪漫主義起源的獨立校園媒體,經歷過光輝歲月,也曾步入過低谷,在改革之后涅槃重生。一品十年,記錄著時代變遷和審查制度強化下獨立校園媒體的發展歷程,它的存活與成長也呈現著新媒體背景下校媒轉型的必經之路,傳遞著青年學生們對社會的關切和對生活本質的熱愛。

起點

江西財經大學麥廬園的葉子還沒有變黃,城郊的草莽生長旺盛,等待著新生到來,品報十年的歷程就從這里出發。

品報最初源于江西財經大學07級新生何順華的一個想法。現從事銀行業的他笑稱當時的自己“算半個文青”,平時愛寫些言辭犀利的雜文和評論,又不愿囿于其它刊物的審查制度,于是一直想自己創辦一份報紙,可以隨心所欲地發表文章,也算不負大好韶光。

因為擔心一個人沒辦法負責起整個報刊的運作,何順華鼓動同班同學周歡和楊新磊幫忙一起做,“周歡比較能寫,有激情,有韌性。新磊心很細。“三人成品,開始《品》報的構筑。

沒有選題會,沒有選題跟進,也沒有與校方的激烈對峙,與其它獨立校園媒體充滿傳奇色彩的開端相比,《品》報的初創經歷略顯平淡和隨意。何順華對于這份報刊的定位很簡單,“學生自己做的,給學生自己看的一份報紙。“對所有文章不設審查,只要是自己想寫的都可以放上去,“很隨意的。”《品》報首刊并沒有野心十足地主打深度報道,而是雜糅了散文、雜文、新聞、小說等多種文體,主創可以在上面隨心所欲地進行創作。

第一期《品》報誕生于在數日的奔波之后。何順華自費印刷了200份,在麥廬園免費發放。周歡在博客中回憶起為首刊忙碌的日子,欣喜又憂愁,“整日奔波于機房與印刷廠,自己寫稿、打稿、編輯。“卻又擔心報紙投放之后,石沉大海,杳無音訊,像將自己孕育許久的果實展現于世人面前那樣忐忑不安。

但令主創們驚喜的是,第一期《品》報雖然受限于發行刊數,但在校內仍然收獲了不錯的反響。有學生主動給主創發短信詢問投稿事宜。也有學生給主創們打電話,對報刊上的文章分享自己的見解。還有一位學長特地約他們出來見面,鼓勵他們“這是一件有意義的事。”

緊接著半個月后,品報又在2007年平安夜推出了第二期。在肅殺而漫長的冬夜,冷雨挑撥枝葉,撞擊地面,校園微渺的燈光混雜落在何順華和周歡身上。主創們向路過的同學吆喝最新一期的品報。周歡在博客里記錄了那個夜晚,“天在下雨,寒風砭骨,自己手中拿著一大疊剛出的報紙,瑟瑟發抖,嘴還不厭地吆喝,沒個停地說:‘您好,需要報紙嗎?我們自己的報紙,希望多多支持,多多指教!’。手凍得通紅,嘴巴要僵了。”他笑稱當時的自己就像“賣火柴的小女孩”,但是辛苦過后,仍然覺得辦報是一種難得的體驗,使他重新思考大學生活的意義。

品報初創的時期,新媒體還未大行其道,紙質媒體在日娛生活和信息傳播中的地位仍是無可撼動。加上《品》報“江財第一份校園獨立刊物”的身份,多少給校內學生帶來了新鮮感。但是由于印刷數量和受眾面較窄(僅在麥廬校區少量發行),何順華坦言,當時的品報并沒有吸引到學校大多的關注。與校內各大“官方媒體”相比,仍居于邊緣位置,直到品報率先刊出關于江西農業大學副校長開車撞死財大女生的報道。

由于事件中存在的諸多敏感信息,江西省內各大社會媒體近乎息聲。周歡率先聯系到相關信息,在《品》報上發表了相關報道。這則新聞報道經《中國青年報》轉載,影響擴散至全國。《品》報還在官方博客中對事件調查及庭審進行緊密追蹤,并對于案件的開庭審理在博客上進行網絡直播。由于這一案件在省內引起的震動,校方約談了《品》報主創何順華等人,詢問其為何在未取得校方許可的前提下獨自發出了相關報道。何順華回憶起被約談當日的經歷,“校方并沒有給大家懲罰”,那時的輿論環境還算寬松。只是在這件事以后,學校加強了對于校園媒體的管理。

創社

主創們建立了一品社。何順華擔任第一任社長。在完成一系列社團框架構建之后,他將一品社的接力棒轉交給了周歡。

在校方加強對校園媒體管理的號召下,《品》報主創于2008年9月創建了一品社,將原先集體作坊式的松散結構用社團層級分明的形式規范下來。何順華擔任第一任社長。在完成一系列社團框架構建之后,他將一品社的接力棒轉交給了周歡。隨后,一品社秉承著”身在校園,心系天下“的理念,連續兩年獲得江西省”十佳校園媒體“的稱號,江西衛視也對一品社的事跡進行了報道。周歡本人也擔任了中國(江西)高校傳媒聯盟主席,并入選上海世博會注冊大學生記者。

在前期的一品社員都陸續畢業退出之后,依靠新血液的補充和社團機制的運轉,一品社繼續著《品》報的經營——仍然是新聞、散文、小說兼有的自娛自樂模式,但是此時的文章內容風格和校報已經基本沒有區別了。

文章少有新意和個性,質量也不足以吸引讀者。這樣,《品》報在官方媒體林立的江財失去了自我辨識度。

而與此同時,新媒體正日新月異地發展著。新的傳播途徑帶來了大量實時信息,通過手機就可以隨時了解到近期校內外發生的事,相比于此,一月一期的《品》報在時效性上競爭力全無。而隨著自媒體蓬勃發展,信息的傳播呈現出平民化、低門檻、互動性強等特點。相比較于傳統媒體,新媒體賦予了人們更多的話語權和言論自由度。

《品》報最初的設想是為喜歡寫文章的學生提供一個自娛自樂的平臺,但發展到現在,這個平臺的便捷度和自由度都無法與新媒體抗衡。網絡社交已經深深融入進當代生活的細枝末節中,學生完全可以隨性地在自媒體上發表作品,《品》報再堅持最初“自娛自樂”的宗旨,顯然已不合時宜。

改變

《品報》停止發行,一品社徹底改革。

當一品社發展到第七屆之時,留社人數不足10人,資金鏈斷裂,社團頻臨解散。

為了避免一品社的“死亡”,深思熟慮之下,第八屆社長魏越決心徹底改革一品社。

他關停了發行了7年的品《報》,把重心放在微信公眾號、網站和短視頻欄目的經營上,“因為當時大家認為,做報紙是沒有前途的。”這些欄目的開辦順應著新媒體發展的潮流,“使一品社生產出來的作品也更加豐富”。

在人員方面,一品社開始面向全校(包括蛟橋校區)招新,來自不同專業的社員給社團帶來了新的想法與活力,使之成為真正的全校性社團。而一品社也通過設立活動企劃部,專門舉辦各種活動,解決了資金來源的問題。

魏越在改革社團內部結構上的努力收獲了成效,社團又充滿了生機活力。但是,關于社團精神內核的問題卻仍未找到出路。

重啟

“一品社是基于報紙發展起來的社團。《品》報是社團的根基,可以帶給社團凝聚感和向心力。“

2016年年初,一品社成員張均斌提議恢復品報的發行。這個提議最終被認可。寒假一過,《品》報就進入了緊鑼密鼓的籌辦中,由張均斌擔任主編。張均斌對《品》報的進行了大面積的改版,考慮到”采編力量的斷層和評論之風的下行“,他決定將《品》報的重心放在深度報道上。在每月的選題會商討、進度跟進和不斷溝通下,這時的《品》報保持著一個月一期的穩定發行,學期末還出版了一本雜志合集。

44期《品》報頭版聚焦大學校園內的微商創業,45期《品》報《學員送禮忙:駕校公開的秘密》起底駕校黑幕,《大學生考證:何以得證?》探討大學生的考證熱潮,46期《品》報《好青年,雞湯還是真人秀?》質疑學校“好青年訓練營“的安全性和合法性。《獎助學金——天平在搖晃》探究校內的獎助學金制度該如何進一步完善。——《品》報在一系列關乎多方利益的敏感話題面前保持著理性并且毫不怯懦。這一系列的深度報道也將《品》報與其它宣傳意味濃厚的校內官方媒體徹底區分開來,并與新媒體主打的鮮活有趣形成差異化經營。

近期《品》報封面。

時間來到了2017年。楊韞璐些許忐忑地接手了第十年的一品社,今后她打算將目光投向一些遠離大眾視野趨于邊緣化的問題,“做一點不一樣、更深刻”、區別于官方說辭的東西。這些東西可以通過《品》報和微信公眾號共同呈現出來,“兩種(媒體)其實是可以貫通的,并不是說非得割裂開來。”《品》報和公眾號《品天下》都是需要重視發展的。

在過去的一年里,蛟橋南區0教和麥廬圖書館的白熾燈一月一度在夜中為一品社員亮起,從對選題定位的討論到日常的談天侃地,從嚴肅思考社會問題到無奈感慨失意的人生。在忙碌的課業中,社員們追趕著選題進度,奔波于校園采訪當事人和相關方,查閱法律條款為報道作證,承受著來自校方和其它事件相關方的壓力。但聽見宣傳部的老師評價“一品社就是敢做一些比較敏感的話題”時,還是又充滿了繼續挖掘真相的勇氣。

來源:江西財經大學

【責任編輯:張磊】
女高潮到抽搐动态图,学生免费一卡二卡三卡9,连续高潮爽到抽搐在线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