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觀點

人工智能取代大腦,是不是令人生畏?

發布時間:2017-07-10 15:32  來源:上海青聯 作者:上海青聯

自古從皇帝到平民,人人終有一死;而未來,死亡依賴于高科技,或由貧富條件來決定,從而引發巨大的社會爭議。

細細想來,今天的你我,與石器時代的人,并沒有本質的生物學區別;然而,今后不長的時間內,人類將突破物競天擇的自然法則,以及進化史的漫長速率,造就最重要的產品——那就是,自己。

“我們可以有6條手臂,甚至更多,”《人類簡史》及《未來簡史》作者尤瓦爾·赫拉利表示,有些手臂,可以不由自己大腦,而由人工智能來控制。今天下午,在以“主動進化”為主題的“造就未來大會”上,這位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歷史系教授首次來滬發表演講,一言驚四座。

3種方法,智人會被新人類取代嗎?

人可以停止河流嗎?于是,我們修建了水壩,控制河水流逝的速度。然而,我們似乎還無法停止時間的河流。

當一只蚊子在你的耳畔縈繞,你可以消滅它,用物理手段甚至更多生化手段。然而,當有一個想法也在夜間縈繞著你,你可能就無法消滅它了。

赫拉利認為,事實上,幾萬年來,智人以及它的后代改變的只是外部世界,幾乎沒有改變自身的內部世界,改變肢體、頭腦和心智。“而不遠的將來,人類將實現人類史上最偉大的變革,新的人類塑造出新的本身,可以取代進化論的結果,也不是上帝決定的這樣或那樣。”

在赫拉利看來,3種改變人類的方法正齊頭并進。

其一,是生物工程。可以說,從智人到今人,只不過是DNA層面很小的改變,大腦內部結構有所不同。但人類不愿等待,希望加速改變,自我升級,就像“升級智能手機和電腦一樣”。比如,熒光水母中的某個基因,可以植入兔子使其變成熒光兔子,理論上也可以發展出“熒光人”,帶點科學與藝術的創造。

這第一個其實也是最為保守的做法。第二個方法激進一點——生命再造,有機與無機結合,不再受限于傳統意義上的有機生命體。那就是仿生的手腳甚至眼睛等器官,與生命體的結合。赫拉利演示了真實的圖片:兩名殘疾人的手臂變為機械手,并且完全受其思維控制。

“這同樣像我們換手機,隔幾年就可以換一次手臂,”赫拉利說,這些手臂比有機體的手臂更有力、更靈活,適應不同的工作,而且可以同時擁有更多的手臂——比如半機械人,8條手臂,有的手臂可以帶在身上,有的呆在旅館,受控地洗衣做飯。

第三種方法則最激進,突破有機生命的限制,形成完全非有機的生命形態。因為之前有機體的人腦還是控制中心,而人工智能則可以取代它,控制無機或有機的身體。這是“地球上40億年來生命進化的全新階段”。

不必害怕人工智能,但要害怕什么?

自我高速進化帶來的革命,將是沖出地球。萬物生靈用了億萬年發展出在地球上的生存能力,而無法再用如此的時間發展出在另一星球的生存能力。“下一個世紀去不同星球探索,就不一定由傳統意義上的人類來完成。”

人工智能取代大腦,是不是令人生畏?根據赫拉利所持的觀點,“大可不必”。因為,科幻作品常常混淆“智能”與“意識”,但真實情況完全不同——人工智能有“智能”,但不一定有“意識”。在虛構創作中,機器人愛上科學家,或者科學家愛上機器人,之后還少不了引來一場殺戮。

但目前,并沒有證據和理由來假設人工智能具備意識。在他眼中,“大樹”和“蘑菇”也擁有一定智能,比如有些植物可以防蟲甚至捕蟲,但沒有人這樣哺乳動物的意識,“人工智能有點像智能蘑菇”。這不是也不能是技術決定論,不需要害怕甚至恐懼,也無法停止技術進步和發展。

然而,人類有必要害怕另一些改變。

人類要死,在不同人看來,這是上帝或宇宙的定律。但有了一系列技術革命,包括生物工程、半有機半無機生命體,乃至等值于人腦智能的人工智能等,人類將運用所有的技術去克服老去和死亡。事實上,赫拉利舉例,谷歌已經成立了分公司,專門用以此類研發,可以說將來人的命運可能掌握在工程師手里。

“死亡性質發生根本性轉變,科技將重新定義死亡,這只是暫未被解決的技術性問題。”赫拉利表示,死亡原本是人類最為平等的生命狀態,但可能變為有條件的死亡,甚至是不平等的死亡。他表示,自古從皇帝到平民,人人終有一死;而未來,死亡依賴于高科技,或由貧富條件來決定,從而引發巨大的社會爭議。

超人化,我們會更幸福嗎?

在赫拉利充滿科技哲學的視角下,人類社會真正出現的“危險”是超人化。也就是說,凡人升級為超人,甚至人神。

與之對應的,則是出于技術條件差異,出現巨大的新“無用階級”。他們可能不具備經濟價值,也缺乏政治權力,比不過人工智能的人,譬如司機開車不如無人駕駛,甚至醫生、教師也比不過人工智能。

人類多種能力正在流失,其未來將由人工智能以及各種算法掌握權力甚至勢力,不需要人類控制。赫拉利以找路為例,從前我們必須有方向感,在太陽星辰下知道往左走還是往右走;而今,有了智能手機,從衛星定位到地圖導航,指路權轉讓給手機。“這還只是小小的人類權力,二三十年后機器可能會為人類作出更多重大選擇,包括去哪里上大學,甚至和誰結婚,都可以搜索匹配。”

那么,看似“無用”的幾十億人怎么辦?“2050年勞動力市場完全不同,我們現在就要考慮這個問題,而不是等到三四十年以后。”赫拉利甚至說,當前我們的孩子應該接受怎樣的教育,最安全的方式是教會他們一輩子保持應變力,非常靈活且可持續地學習,單學一門技藝可能無法適應未來世界,可能面臨失業而遭到淘汰。

在人類智能與人工智能結合之后,又一個命題已浮現。那就是生存與發展等權力和滿足感、幸福感之間的復雜關系。

赫拉利犀利地指出,人類擅長積累權力,卻不擅長將權力轉化為幸福。按照外部世界的進化速度,人類的幸福感可以比石器時代大幾千倍,但事實絕非如此。

“期待得到滿足,才是幸福感。”這位以色列人說,期望值太高,渴求也更多,于是無法滿足。“最后,人即使有了神一般的權力,但依然不滿。”他希望,人類運用技術可以打造不同以往的人類社會,讓新技術盡可能地供人平等享有,而不是少數人的生命專利。

?

來源:上海青聯

【責任編輯:聶亞棟】
女高潮到抽搐动态图,学生免费一卡二卡三卡9,连续高潮爽到抽搐在线99